专家观点纵览

在前面的《日本制造业白皮书(2018)》读后感中,笔者已经谈到一个重大变化,那就是日本已经意识到目前全球制造业处于一个非连续创新的阶段,这促使日本经产省思考一个真正可以代表日本制造未来的概念。
在《2018年日本制造业白皮书》中,跟前几年的有重大的不同,那就是日本经产省的官员已经意识到,我们所处的时代是一个“非连续创新”的阶段,这不是日本的改进思路可以应对的,事实上,经产省的官员在报告中引用了大量的数据,证明其生产力困境(Productivity Slump)的严重性。
美国联邦政府于2014年7月资助建立的“数字化制造与创新设计研究中心(简称DMDII)”。DMDII启动了“数字制造公共平台”,其功能定位是数字化制造的开源软件平台,旨在鼓励全社会的中小创新机构、创业家和技术狂人等开发面向不同制造业领域的软件解决方案。
这一切都足以证明,开源革命(Revolution)已经结束,连演进(Evolution)也已经完成了,开源软件已经成为一个成熟的产业,并且成为工业互联网、智能制造、数字经济等发展的基础设施。
工业软件首先姓“工”而不是姓“软”,其难点在“工业”而不在“软件”。没有工业技术的发展与积累,就没有工业软件的应用与成长,而反过来软件又加速的工业的发展速度与质量,很多工业品没有软件的支撑是根本开发不出来的。
目前开源软件相关理论和应用都比较成熟(主要是国外,特别是美国),大型企业的确有机会去掌控某个开源社区,但中国的发展很不成熟,连找到成规模的开源团队都比较困难,大型企业怎么会期望去掌控一个不存在的社区呢?
工业4.0研究院在开源软件上做了长达5年多时间的探索,为什么要做开源软件,答案并不复杂,本质上就是想找一条不同的赛道,否则中国工业4.0或工业互联网领域最终只能是BAT和华为等大型企业的天下。
美国政府对于先进制造的支助,丝毫不比中国政府提供的少,而且更为明显,美国政府是通过立法的方式来确定给制造业创新中心提供支助的。
美国政府层面虽然没有设立专门的“工业互联网平台”推进机构,但是,根据“国家制造业创新网络(NNMI)”计划所建立的各大制造业创新机构(IMS)都包含了相应平台建设的任务。
中美贸易战有可能会促进高端人才的回归。